当前位置:首页 > 企业文化

我和我的祖国征文:我爱七煤

日期:2019-09-02    来源:七台河矿工报    作者:李成堂

  挖了一辈子的煤,就要退休了,这几天翻来覆去睡不好觉,心里酸甜苦辣咸不是个滋味。工作37年来,喜过、累过、发过牢骚,仔细想想,13505个日日夜夜,早出晚归的忙忙碌碌,转瞬间都成为过去。相比共和国70年的风雨历程,我微不足道,忠实自己的职业,热爱自己的岗位,默默无闻地无私奉献,就是我对祖国的报答。
  我是1965年5月出生的,巧的是这是七台河矿务局成立的日子,伴着矿务局的发展壮大,我长大成人,准确地说我是端着矿务局饭碗长大的。也是这样的机缘巧合,我的一生都献给了七矿公司。1983年上矿当上了一名采煤工,下井的第一个班,我们七个新工人手拿铁锹在组长的带领下开始攉货,组长拱溜子头,我们新人跟在后头划拉溜子两帮的浮货,接溜子片,一会儿爬着、一会儿跪着、一会儿坐着,溜子不下货还得坐在溜片上捼货,上上下下地爬行,超出了常人难以忍受的累。我所在的工作面是炮采,采高仅0.8米,工作面倾向长度120米,在这狭小的空间里站不起来,蜷缩着爬行。一个班下来浑身酸痛,累得睡到半夜腿抽筋疼醒。第二天早上,我妈叫我起来吃饭,我说不吃了,太累了,一直睡到上班时间才起来,穿衣服时,腿也疼、胳膊也疼、肌肉也疼,没精打彩地穿好工作服又向井口走去,那时没有职工浴池,上下班时间就能看见满脸煤灰衣衫褴褛的“煤黑子”行走在大街上,再苦再累咬着牙挺着,一天一天地坚持,工友们说:“成堂性格真好,一天乐呵的。”
  刚下井三个月的时候,赶上一次推场子,顶板从硬帮切下来,整个工作面冒烟,多亏了经验丰富的老工人指挥得当才安全撤离,否则全班覆灭,那将是一个矿难,回忆起来十分后怕。第二天好多工人吓得不敢上班,我却大胆地到井下与老师傅们共同处理工作面现场,恢复生产工作,通过向老工人请教学习掌握了顶板周期来压的规律和应对措施。参加工作的第一年没有休过班,只要师傅们指使,不管脏活累活我都干,在干的过程中学到了很多工作技巧,积累了一些经验。工友们非常喜欢我,评选我为先进工作者,这个荣誉鼓励我,只要好好干工作一定有奔头。选择煤矿就要吃苦耐劳,选择目标就要坚定前行。煤矿繁重的体力劳动并没有使我屈服,煤矿的危险我也没有惧怕,同我一起分配到采煤场子的七个人转正后走了五个,我毅然决然地留了下来,一干就是37年。
  说实在的,煤矿的工作时间很长,每天都得十几个小时,少了闲情逸致。煤矿工人很辛苦,每天都拖着疲惫的身体回家,成天就是吃饭、睡觉、上班;煤矿工人很朴实,每天重复着同样的劳动,埋头苦干、拼命硬干,正是矿工的这种品质,使我深深地爱着煤矿。从事煤矿工作也苦了媳妇,做饭、洗衣服、带孩子、清洁卫生,为照顾一家老小我媳妇辞掉了工作,做了一个全职家庭主妇,受了一辈子心甘情愿的累。就快退休的我要大声地喊:“媳妇一边呆着去,一切家务活儿我包了。”以弥补对家人的亏欠。从事煤矿工作,父母多了一份牵挂,一次我没有正点下班,父亲在寒冷的冬天里走到井口调度室打听情况:“我家老大怎么还没下班啊?”调度员说:“他们连勤了,啥事没有。”父亲一颗悬着的心总算踏实了。等到我下班回家时,父母问这问那,唠叨个不停。选择了煤矿职业,干了一辈子煤矿工作我从未后悔过。
  回想参加工作至今,七矿公司的发展在一代又一代矿工的努力下,炮采变成了机采,木支柱变成了液压支柱,片盘斜井改造成了皮带井集中生产,年产量由350万吨提升到了千万吨,矿容矿貌、生产生活条件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。是矿工创造了城市的美丽,我为我是一名矿工而骄傲。目前七矿公司正朝着信息化、智能化、机械化、自动化目标奋勇前进。回首浮生已过半,但求无愧亦无惊,祝愿七煤公司明天更加美好!